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乱世谋士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失足成千古恨(第三更)
                      ps:求月票?#25237;?#38405;啊!!还有两更,如果有可能的话,嘟嘟今天一次更七更......通宵码字了...拼一把吧...这样的成绩,嘟嘟放弃不了。r?a?  ? nw?en? w?w?w?.?r?a?n?w?e?na `c?o?m?

                      长安城内的气?#31456;?#24930;?#35851;?#20102;,悄无声息的。

                      身处在风暴中的董卓恍若未觉,依旧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美人啊美人,你倒是说说为何会有那么多自作聪明的人。”

                      肥胖的?#25104;希?#28014;现出戏谑之色,被董卓左拥右抱的美人颤抖着身体,一句话都不敢讲。

                      死在董卓手上的人太多了,有可能是以往的同伴,上一刻还在欢声笑语?#26657;乱?#21051;,就倒在血泊?#23567;?br />
                      恐怖!

                      喜怒无常如无常。

                      “哈哈哈哈~~~”

                      得不到回答的人,只是大笑数声后,便沉默在那里。

                      “王子师,?#25103;?#20498;是要看看你到底在玩什么花?#23567;!?br />
                      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长安城内,多少人已经在金钱和权势的腐蚀下,成为了董卓的门下走狗。

                      ?#34892;?#28040;息自?#27426;?#28982;的传入董卓的耳?#23567;?br />
                      ........

                      秋风正爽,身处在皇宫的小?#23454;?#27599;一日都如?#28909;?#22914;年,每一日都在惶恐中渡过,尤其是在今年,他的兄长弘农王刘辩被董卓一杯毒酒给赐死的时候,身为?#23454;?#30340;刘协就越来越害怕自己会步入?#24066;?#30340;后尘。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

                      时下的刘协则是强硬的让自己变得成熟起来,不?#20197;?#33891;卓面前露出丝毫的?#23588;酰?#20182;真的怕了,怕稍微露出一?#21069;?#28857;的?#23588;酰?#23601;会被董卓取了性命。

                      “大....”

                      忽然刘协闭嘴了,宫中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的?

                      恐怕没有其他的人了。

                      多少是董贼的人,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会不会杀了他?

                      死亡犹如一把利刃架在他的?#26412;?#19978;,时刻警惕着他要小心。

                      步履如冰

                      生怕?#20081;?#21051;就是万丈深渊。

                      “哎...”

                      年纪轻轻却唉声叹气,刘协在他不该承受的年纪的时候,承受不该承受的责任。

                      肩膀微微耸动,藏在暗红色龙袍下的双腿,微微颤抖着。

                      “陛下。”

                      ?#21543;?#24220;。”

                      少府乃杨彪而今的官职,杨彪随幼帝一同入了函谷关后,便被董卓任命为少府,?#36824;?#26472;彪一直来都在刘协身边,守护着刘协的安危,甚至说能让刘协稍微有点安全?#34892;?#20219;感的,恐怕就只有杨彪。

                      朝堂上与董卓力争,甚至是?#36824;?#24615;命的那种,这一幕都落在刘协的眼里。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尤其是在刘协最困难的时候,杨彪站了出来。

                      在刘协的心底,杨彪占据的?#33267;?#21487;不轻啊。

                      “退下!”

                      杨彪怒视守在刘协身边的宦官,要见?#35851;?#21073;随时欲要出鞘,携带利刃进宫,这是刘协给杨彪的权利,就算董卓欲要剥脱都无法扭过执拗的杨彪,最后忌惮与杨彪的影响力故而并未拿杨彪开刀。

                      见杨彪欲要拔剑,顾忌到自己的性命,当即慌乱的跑了出去。

                      “一群阉脏货!”

                      这些绝了种的太监,在杨彪的眼里就是一群祸国殃民的货色,汉室倾颓,这些人要负大部分的责任。

                      如今...

                      兴许这些人还不如当初的张让?#28909;耍?#36215;码张让等十常侍效命与灵帝刘宏。

                      “陛下,勿扰。”

                      轻轻的拍打着刘协的手?#24120;?#31034;意让刘协放松下来。

                      见状,刘协直接扑入杨彪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似乎全身上下的委屈?#23478;?#21741;诉的干净。

                      慢慢的拍打着刘协?#35851;常?#26472;彪一时间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是好,苦难怀中的小?#23454;?#25215;受的太多了。

                      朝局如此,如?#25991;?#35828;的清楚。

                      “陛下,可以了。”

                      大约过了一?#21335;?#30340;时间,杨彪轻声的说道,让刘协把自己的情绪收敛起来,稍微哽咽数声偶,刘协的神情慢慢变得严肃了起来。

                      ?#21543;?#24220;,孤知晓。”

                      沉稳冰冷的声音从刘协的口中道出,在他的身上,杨彪似乎看到了刘宏的影子。

                      太像了!

                      像极了病逝的灵帝刘宏。

                      “陛下,皆是老臣的错。”

                      “皆是老臣的错。”

                      “...........”

                      君臣无言,皆是感慨万分。

                      杨彪心头有千言万语,但不敢和刘协讲一句话,甚至回到家?#26657;?#20182;都是一人独自睡在书房,他怕在梦呓时,把不该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害了刘协的性命。

                      夜不能寐!

                      ?#26143;?#21487;以?#32654;蔥稳?#26472;彪眼下的状态,杨彪自己都在怕,稍微错了一步,就真的是满盘皆输。

                      一失足成千古恨之事他不想在他的身上发生。

                      ........

                      初平二年,十二月,腊月寒冬时分,北方大地已经停歇了下来,战火也被这漫天的大雪给覆盖的一干二净。

                      天地清净,一切肮脏?#31096;?#30342;藏匿在厚厚的雪下。

                      “叔弼,你要回去了?”

                      “是啊。”

                      入了十月,就已经开始变冷,北方大雪封地,欲要行军打仗,难了...

                      尤其是?#26434;?#20844;孙?#25238;?#35328;,更是存在不小的难度,战马在这样的大雪?#26657;?#23481;易伤亡。

                      在中山郡国一待便是近乎半年的时间,时间之长,就连陈欢自个也没有想到。

                      “兄长,一切小心行事。”

                      “放心。”

                      ?#30452;?#26102;,倒是有了伤感之意,公孙瓒眼含不舍,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倒是希望陈?#35835;?#19979;来助他一臂之力。

                      只是...

                      不可能了。

                      “叔弼,回去告诉我那?#25238;?#26377;朝一日兵戎相见,无需顾忌。”公孙?#28193;?#24494;犹豫了一下,与陈欢齐肩并立道:“只是成败落幕时,在我亦或是?#25103;?#21435;你坟?#21543;?#19978;一?#21335;悖?#20498;是无憾。”

                      “好!”

                      陈欢沉默了,旋即抬头露齿笑道。

                      “届时带上好酒,在于兄长痛饮!”

                      “好!”

                      目送着陈欢、刘琦、司马隼三人?#19979;貳?br />
                      “主公。”

                      ?#23433;?#36798;有什么想说?#35851;?#35828;吧。”目送着陈欢离去?#35851;?#24433;,公孙瓒沉吟一番:“?#28909;?#19981;该说的话便不要说了。”

                      紧随在公孙瓒身后的司马?#26102;?#27442;要开口的话?#33267;⒓赐?#36827;的肚子里面。

                      恰如公孙瓒讲的那样,?#34892;?#35805;不该讲,就不要讲了。

                      藏在肚子里面就行了。

                      “叔弼兄,伯达他变了。”

                      “变了?”骑在马?#25104;希?#38472;欢忽然嗤笑道:“人生来如?#23383;剑?#26412;来就会变。”

                      “哈!”

                      “也对!”

                      三人扬鞭策马离去,激起万丈雪。

                      乘车而来,踏马归去

                      飒飒白衣,?#25226;?#32780;归
                  18新利娱乐

                                                  海南体彩app合法吗 远离电子游戏的ppt 湖南快乐十分组选三遗漏 精准合数单双中特公式 中国福利彩票开乐彩 曾道人玄机2018 浙江6十1开奖号码 福建快3冷热号 体彩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山西11选5任选3怎么玩 安徽快3开奖号码今天 3d澳客网预测 福彩3d试机号和金码是多少 快速赛车公式 吉林11选5定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