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遍地是宝贝(二合一)
                      ‘蹄嗒’

                      伴随着马蹄声。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江苍一路未在停留,在大约二十来分钟左右,便行过了十二路程,来到了开阳县外。

                      ‘嗒嗒’策马站着一条有农夫来往的土路上。

                      前方的农夫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则是回身、或侧头瞄了一眼策马而立的江苍,也是没人敢与这位气质看似‘不一般’的侠士交谈,而是接着朝大约三百米远的开阳县行去。

                      江苍见了,朝前望,也看到开阳县那里的城墙不算多高,但也不薄。

                      鹰眼凝视,城墙土石?#30343;担?#36148;着悬?#22836;溉说?#20844;告。

                      城墙上来回巡逻着守城将士,城门处还站着八名精神抖擞的士兵,估计是城内自招的人,或是怎么着的。

                      反正这战乱年头里,黄巾军、山匪横行,哪个地方没点兵守城?

                      ?#22303;?#26449;里还有私?#31080;?#30002;,民兵,这都是正当防卫,?#30343;?#20040;好奇怪的。

                      ‘稀落落’他们来回走动,晃动着衣甲,时刻打量出城、入城的行人,以防有贼子与城墙上贴的‘要犯’混入。

                      附近来往的百姓、商?#20572;?#20134;是?#34892;?#25490;队,慢慢走入城中,没有一个人敢加队、越队。

                      除了有一位看似是城内的‘文官’,也许是汇报什么事情,才一路越过了百姓,又在两位将士的捧手中走入县里。

                      而远处的江苍见到这一幕,又看见附近无人,便伸手纸马一收,一边温养着纸马劲力,一边向着镇门口行去。

                      等来到了?#28216;?#26411;尾。

                      好好排队吧,?#32422;?#21448;不是什么大官,加上这入城又不要钱,就没必要充什么大妖蛾子,整点稀罕事,来个万众瞩目。

                      并?#20197;?#36825;排队的时候。

                      江苍侧耳听去,还听到城边有两位像是相别的好友,当他们走的?#35835;耍?#24863;觉离开了‘大庭广众’之后,还在说着一些关于‘十八路诸侯讨董’的事情。

                      “听说..很多将军都去洛阳围剿董贼了..”一位青年在问,还不时搓了一下双手,是这天?#34892;?#20919;,已经入冬了。

                      “那是当朝国师!”另一个人听到好友把董卓比喻‘董贼’,是突然吓了一条,又皱眉小声告诫他一句。

                      同时,他还来回扫视了一圈,当看到没人注意?#32422;海?#25165;再言道:“你别管是董贼还是将军,这都不是咱们能说的事..”

                      “唉..我知晓..”青年摇了摇头,一叹,“我这也是看李兄走南闯北,也许知道的多,才问问..想知道那董贼死了没有..”

                      青年说着,或许是悲?#26377;?#26469;,声音又稍微大了一些,“只要董贼死了。我便准备在来年二月前回往洛阳家里,看看我母亲..我已经在外游历了一年多..许久未见了..”

                      “你..”另一人赶忙捂着青年嘴?#20572;?#20877;压低声音,“小声、莫言!再提董卓的名字,小心传到?#34892;娜说?#32819;里,让你掉了脑袋!”

                      “我..”青年突然醒悟过来,悲伤情绪全散,慌忙点头,再看到这人不说,也不?#21307;?#30528;问了,是觉?#31859;约?#21018;才?#34892;?#21776;突犯傻了。

                      “走..”先前那人还是不放心,话落,就拉着青年走了,远离了开阳县这边,省?#31859;约?#22909;?#35328;?#36335;上出?#36136;?#20040;意外。

                      毕竟青年喊他为‘兄’,那就是哥哥、大哥的意思,那他在开阳为主人、又为兄长。

                      那不管是为了客人安危,还是弟弟的安全,?#23478;?#20146;自送送。

                      而不远处的江苍见了,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古时大致都是这样,文人武人,都重气节、重名望,更重承诺、忠义。

                      除此之外。

                      ?#32422;?#21548;听这两人聊天,那边的商人交谈,还有城墙上的将士交接时说些外话,再算上之前的文士所言,也把这个时期点给彻底摸清楚了。

                      总结一句,就是十八路诸侯已经出发了,说不定如今正在虎牢关外扎着,就差斗董卓了。

                      那?#32422;?#23601;有不少选择。

                      一是,?#32422;?#21487;以去那里看看曹操这位枭雄的英姿,或是去看看那?#23665;?#21525;布‘天下第一’的威势。

                      二,?#32422;?#21017;是顺着任务,先‘提升?#32422;?#30340;实力。’

                      因为随着?#32422;?#25490;队接近开阳县城门之后,除了交情任务以外,?#32422;?#33041;海中又突然出?#33267;?#19981;少‘任务点。’

                      大致一盘算,总计有五个之多!

                      再伴随着?#32422;?#36827;入城门,先是看看大街上离?#32422;?#26368;近的一个任务点,是一间‘布店’,门口还有一辆马车停着,两位伙计再来回搬运着?#30340;?#30340;?#35745;ァ?#20861;皮。

                      ?#21069;?#29031;往日的任务样式来说,这?#25671;?#24067;’字的店面,应该是关于?#32422;?#30340;‘升级任务’,或是‘装备。’

                      于是,这还用说什么。

                      肯定是先提升?#32422;?#30340;实力、装备为第一前提!

                      并且这个镇里有这么多任务点出现,难不保就是元能世界里的‘保护机制’在提示?#32422;?#36825;位‘破?#20498;?#21017;的神通者’,?#32422;?#23454;力太低了,去了虎牢关也是送死。

                      如果比方,就如很多游戏都有关卡阻拦,不到一定的?#29123;叮?#23601;不会?#31859;约骸?#20986;新手城。’

                      当然,这里不是游戏,是?#36136;担?#24456;自由,?#32422;合?#36208;就走,天高任飞。

                      但反过来说,这是?#36136;担?#21629;只有一条,走了,死了,就没有再重来的机会了。

                      一时间。

                      江苍想到这里,又想起此方世界灵气浓郁,那么这些?#23665;?#27494;圣都不知有多厉害以后,还真觉得‘保护机制’的这事八成是真的!

                      万军当中取敌将首级,或许也不是道听途说的传闻。

                      那么以?#32422;?#30340;武力,若是如今去了虎牢关,也许当个小将可以,可要是对上那些大将,就是实打实的送命又丢人了。

                      尤其这命,?#32422;?#26377;草人,还算是无忧。

                      可丢人是实实在在的,?#32422;?#23601;?#34892;?#25509;受不了了。

                      而江苍思索片刻,就不管这些事情了,还是先看看这些任务都在什?#27425;?#32622;,标记着什么再说。

                      顿时。

                      江苍是抱有期待,接着往前走,不时避着来往的小贩、行人,把不太繁华的开阳县给转了一遍,也算是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随着一两个小时过去。

                      伴随着小贩的?#26032;?#22768;,行?#35828;?#20132;谈。

                      江苍大致转悠一遍过后,总结了一下,发现五个任务点内,包含了‘马、布、药、兵、酒楼’五个地方。

                      前四个都好理解。

                      应该‘纸马、衣甲、药膳、兵器’,这四个关系到?#32422;?#23454;力的元物升级地方

                      最后的一个酒楼,这个就不知道了,或许是打探情报的,还是什么。

                      反正?#32422;?#22914;今都没有接这些任务,而是?#20154;?#20102;顺,有个大体章程印象再说,省得太再乱了,有头没尾的。

                      但。就以此来讲。

                      江苍也发?#33267;耍?#36825;里除了是一个修炼的元能世界以外,更是一个专注于升级装备、功法的好地方!

                      这一眼望去,?#32422;?#25165;来这里,就是一大堆的宝贝等?#32422;?#26469;捡!

                      当然,按照所有元能者都?#23567;?#36855;雾提示’来说,这个元能世界应?#27809;?#26159;一个乱战的世界。

                      不仅防乱世,还要防备其余的元能者。

                      总之就是机遇特别多,但也非常危险。

                      就按?#32422;?#25152;在的这个城镇而言,说实话,在这个历史洪流当中,还真的只是一个平凡之地。

                      单以面临大军攻城而言,个人武力只要没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好似都是无关紧要。

                      所以,江苍想来想去,当先前提,还是要提升实力。

                      起码在这乱世当中要有自保之力。

                      而江苍思索完了这些事情,也没有去往那几个任务点领任务,而是先来到了‘交情任务’所标记的城镇?#24656;行?#20301;置,准备先结了交情任务。

                      因为在?#32422;?#33041;海内,交情任务的?#25954;?#26368;为强烈,应该是潜意识的提示?#32422;海约?#21482;要先结了交情任务,那么往后的升级任务,都会变?#30473;?#21333;。’

                      反正大致就是这个意思,错不了六七**十。

                      同时。

                      在?#32422;?#32463;过了一条大街,朝那个交情任务点望去,也看到了这任务标记的地方,是开阳县的城府,也就‘县令’所办公的地方。

                      而也是这个时候。

                      江苍刚朝那里走了几?#21073;约?#33041;海中就突然浮现一个‘?#19988;?#36523;份。’

                      大致为,

                      ?#32422;?#30340;这幅?#21482;?#26159;‘开阳县县令、张兴、张怀伯’留的。

                      尤其?#32422;?#21644;这位县令张兴,曾经是一个村子里的好友。

                      这关系,如果比方,就堪比之前城门口的那两位青年,看着好友有危险,都会出?#32844;?#21161;的那种。

                      特别是?#32422;?#30340;?#19988;?#36523;份里,还有一个小故事,也算是点名了?#32422;?#21644;他的交情咋样,?#31859;约?#26377;个底子。

                      故事为,七年前,两人大致都十七八左右的时候。

                      两人出去游玩喝酒,回来路上碰上了山匪。

                      而后,张兴想垫后,豁出性命让好友先走。

                      ?#32422;?#21017;是也让他走。

                      反正说来说去,眼看着?#32422;?#21644;他都跑不?#35828;?#26102;候,最后是碰上了一个经过这里的游侠,帮两人解了围,杀了这几名山匪。

                      也已?#32422;?#36825;个?#19988;?#20013;的小故事来说,?#32422;?#21644;他不说生死与共,也是患难之交。

                      只是当时正逢乱世,买官卖官,张?#35828;母蓋子?#22240;为跟着人家跑商,发了一?#20160;疲?#23601;在这个时候,托人买了一个官位,任开阳县的县令。

                      张兴也跟着出来了,来到了几百里外的徐州。

                      但在这七八年内,他父亲却因为剿黄巾军死了,县令一职空?#34180;?br />
                      并且这个时候,正逢董卓内?#39029;?#32434;,也没人管。

                      张兴再添点钱,加上他有学问,读过书,之前还跟着他父亲做文官副手,有经验,有声望,县里的百姓都支持他。

                      最终,这县令一职就传承下来了。

                      像是玩笑话,很儿科的定了一个七品官员的事情。

                      但在这乱世内,本就是乱,皇帝都能卖官,谁又能摸清里面的道道。

                      可不管怎么说。

                      江苍盘算完了这个身份,又当得知了?#32422;?#26377;个县令好友以后,是觉得这‘交情任务’安排的周?#21073;?br />
                      起码?#32422;?#19968;开始就比其余元能者们的起点高,还有个势力防身,不至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23567;?br />
                      那这还有什么说的。

                      见见七八年未见的好友吧。

                      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伸手掩着,取出了?#21482;?#26469;到了城府门口,向着望来的两位护卫将士抱拳道:“江苍、江辰钟。有?#22303;?#20301;通报张县令,?#35270;?#26469;访。”

                      ‘张县令的?#35270;?.’

                      两位将士对视一眼,又看到江苍仪表不凡,不似游笑之辈,便有一位将士向着江苍捧手道:“县衙重地,闲人不得前往。恕冒昧,可?#34892;?#20214;?小人为之通报。”

                      “请。”江苍没动步子,没踏上台阶,而是平?#32844;炎只?#36882;出。

                      “请。”将士还礼,下了台阶接过?#21482;?#19968;掂,很轻,不像是有东西藏着,就向着江苍一点头,道了句?#26263;?#24453;?#20445;?#20415;拐回头朝城府内走去。

                      再走的?#35835;耍?#20182;怕门外的那位衣着得体之人,真是自家上司的好友,脚步更是越走越快,直向着后院赶往。

                      而江苍就站在门外等着,望着附近的行人,看到他们都是离城府近了,便稍微绕一点走。

                      但没过一会,随着一道?#34892;?#28608;动的声音,一位文袍青年就在那位将士的赔笑中快步而出。

                      “原来是辰钟兄来了啊!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莫怪这两位将士,他们为职责所在,是兴之过错,未能提前言明,让辰钟兄久等..”

                      张兴说着,看似要?#24403;?#27743;苍一下,是非常想念。但他又想起?#32422;?#36825;位兄长不?#19981;?#36825;种儿女矫情,便又止住了步子,换为了笑着邀请府内道:“辰钟兄,你我一别七年,?#25822;行?#22810;话想说。不如泡上茶水、进寒舍一叙?”

                      “请。”江苍抱拳,又向着那两位赔笑的将士还礼,一笑,在张?#35828;难?#35831;中进了府内。

                      再穿过有护卫把守的前?#28023;?#20247;人向?#32422;?#21644;张兴行礼。

                      等来到了后院一间屋?#23567;?br />
                      茶水被张兴亲自摆上。

                      张兴才?#34892;?#24576;念的叹息道:“辰钟兄,兴自从随父亲出来,已有七年。曾听闻村内遭遇了山匪。而庆幸,辰钟兄出游学武..”

                      “是学武艺去了。”江?#36234;?#36807;茶杯,看到张兴摇头叹息的,倒是笑着道:“这不是武艺学成回来了,路过徐州,来开阳看看怀伯。”

                      “哈哈哈!”

                      在屋内,张兴没有在外威严,反而听到兄长惦?#20146;约海?#36824;专程来往,是大笑一声,打散了郁气,心里只有高兴。

                      但随后,他又不知想到了什么,换为了正色道:“辰钟兄在外游历七载,?#26263;?#27494;艺。如不?#24736;稍赶?#30041;在此城,助兴,守开阳?”

                      张兴说到这里,脸上不再遮掩操?#25512;?#24811;之色,而又站起身子,向着江苍捧手道:“这世道内患..兴、虽无抱?#28023;?#20294;想为开阳百姓守一份安土。可兴只有一人,始终、时穷有尽,力有所竭..”
                  18新利娱乐

                                                  内蒙古快三连线走势图 八卦神婆平特一尾 时时彩走势图彩經网 今天上海快三开奖号势图 31选7走势图号码 11选5组选2复式技巧 河北快3和值表 正版六肖中特网主大全 时时彩看规律怎么看 彩经网首页走势图 p3开机号近十期号码 好运快3是什么型号 平特肖规律原理公式 辽宁快乐12手机版苹果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