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402章:薛彻最悲惨死去!
                      这个石崖的顶端虽然有十几平米,但却是高低不平的。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五个宗师级强者,各自占了一个角落。

                      薛彻目光复杂地望着沈浪和金木兰。

                      这两人穿的这是什么?#36335;?#21834;,有点奇怪。

                      “苏难肯定非常后悔和你为?#23567;!?#34203;彻道:“如果重新再来一次的话,他一定不会?#31859;?#37329;氏家族,一定不会?#31859;?#20320;。”

                      苏难确实是这样想的,假如还有重来一次的?#21834;?br />
                      若不是沈?#35828;?#35805;,苏难已经大功告成了。苏?#23478;?#32463;合一,甚至羌国?#23478;?#32463;被他的阴谋吞并了。

                      薛彻道:“我和苏难是一样惨的,他的全族都死绝了,我薛氏的全族也差不多都死绝了。苏难牺牲了全族,起码还换取了自己逃生。而我的族人几乎死得毫无意义。”

                      沈?#35828;溃骸?#20174;某种程度上,是你杀死你薛氏全族。”

                      薛彻道:“但他们因你而死。”

                      接着,薛彻道:“言归正传,苏难会后悔和你为?#23567;?#20294;是我绝对不会,人活于世,不能怕有敌人而束手束脚。人这一生本就是不断战胜敌?#35828;?#36807;程,你的那句话我非常欣赏,天下无仇。”

                      沈浪一笑。

                      薛彻道:“我知道你肯定在这山顶上设下了陷阱,并且亲自为诱饵,吸引我的出现。甚至为了让我们放心,把李千秋?#20154;?#26377;高手都赶到了二十几里之外。”

                      不止如此,唯恐薛彻的人看不见,李千秋、大傻等高手还都站在甲板上,时时刻刻都在吹着海风。

                      薛彻道:“我犹豫了很久很久,明明知道你有陷阱,但?#19968;?#26159;来了。”

                      沈?#35828;溃骸?#22240;为你已经一无所有,你就剩下我了,对吗?你想要?#31859;?#25105;向谁讨赏啊?我有什么价值啊?”

                      薛彻没有说话,哪怕到这个时候,薛彻?#23478;?#26087;守口如瓶。

                      沈?#35828;溃骸?#29616;在你的舰队也完了,你的?#29616;?#22478;也完了,你还想要靠什么东山再起呢?你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你和我一样急功近利。薛氏家族的南部海域贸易航线,还有?#29616;?#32676;?#28023;?#37117;是你父亲打下来的基础,你的权术和手段使得家族基?#20302;?#39134;猛进,势力暴涨,但你却不?#19981;?#25171;基础。苏难有东山再起的耐心,而你却没有了,你想要?#31859;?#25105;去做什么?我?#38405;?#26377;那么大的吸引力,让你明明知道有陷阱,还要来抓我?”

                      薛彻对沈?#35828;?#35805;再一次避而不答。

                      “陷阱?”薛彻道:“我想过很多次,你会在这山顶上设下什么陷阱呢?”

                      “第一,会炸的东西?你用来炸开矿坑隧道,引海水灌入,淹死了仇天危的三万人,而?#19968;?#30776;塌了种尧的镇西城门?”

                      沈?#35828;溃骸?#36825;些你都知道啊。”

                      薛彻道:“天下没有秘密的,不过你那东西威力只能算是一般。为了炸掉镇西城大门,你用了整整几千斤,才勉强砸塌了一点点。这么一点威力,在这山顶上是不行的。”

                      说到沈?#35828;耐?#22788;了。

                      火药的威力实在太低了,每一次要炸个什么东西,都是几千上万斤地用。

                      “第二种,你?#28216;?#33660;子得到的蛊虫?#22353;?#27604;如神经毒剂?就是从雪隐体内提出的那种蛊虫毒剂,你也用过几次了。”薛彻道:“但是你应该不会忘记我和浮屠山的关系,你有的东西我都有,你没有的东西我也有,所以关于蛊虫的一切东西,都伤害不了我。”

                      这点沈浪也肯定。

                      “第三种,非常可怕的迷幻之药?嗅了之后,整个人都会陷入癫狂的状态,你用过也不止一次了。”

                      “第四种,噩梦石,从越王陛下那里得到?#24378;?#23453;石,能够对?#35828;?#22823;脑和神经进行致命攻击。但那贴在人身上的。”

                      “第五种,天灾?究竟是地震啊,还是天上的雷电?”

                      沈浪惊讶,这薛彻还真是多疑啊。

                      几乎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了。

                      薛彻道:“至少上一次的大海啸,你已经有所预测了。那我就想你是不是能够提前算出什么时刻会有闪电,想要在这山顶上用闪电劈死我们。而你却能?#27426;?#36807;这些闪电,可是……”

                      几个人抬头望天。

                      晴空万里无云。

                      就这天气想要爆发闪电,?#36335;鷯行?#22256;难吧。

                      至少?#24808;?#19968;点乌云吧。

                      薛彻道:“我真的把所有可能都想到了,你所有的陷阱我都能躲避。关键是你和金木兰就在这山顶上,不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你们两人应该都难以幸免吧。”

                      他长长呼了一口气。

                      “这山顶差不多有一百丈高,你们两人插翅难飞。”薛彻继续道:“金木兰武功不高,敏捷度惊人,但我们有五个宗师,她自保都勉强,更何况要保护你。所以我们五人杀你二人,应该是易如反掌的吧?”

                      是这样吗?

                      差不多是这样的。

                      木兰武功是高,但绝对还是挡不住五个宗师级强者的。

                      薛彻道:“沈浪,告诉我,你的陷阱是什么?我可有猜到吗?”

                      “猜到了。”沈?#35828;饋?br />
                      薛彻确实猜到了,目前为止沈?#35828;?#25163;段确实只有这几种。

                      薛彻道:“那我就要动手了,你放心我不会亵渎金木兰的,我只会将她剁碎了毁掉。”

                      说罢,薛彻缓缓拔出剑。

                      另外四个宗师级强者也拔出剑。

                      “砰!”

                      忽然,山顶上一阵爆炸。

                      冒出了一阵白烟。

                      五个宗师立刻避开。

                      屏住呼吸。

                      而且他们此时戴着浮屠山的防?#20037;?#20855;,全身?#21450;?#35065;得密不透风。

                      紧接着,沈浪第二波攻击。

                      “砰……”

                      又是放屁的一阵声响。

                      山顶上爆发了一团团烟雾,绿色,蓝色,紫色。

                      三种不同的蛊毒。

                      然而,薛彻在内的五个宗师,依旧安然无恙。

                      确实如同他所说的那样,沈浪有的蛊虫,薛彻都有,沈浪没有的,薛彻也?#23567;?br />
                      接着,沈浪第三波攻击爆发。

                      “砰砰砰……”

                      几个角落,爆出了铝?#29123;?#28779;花。

                      惊艳四射。

                      然而,这更加像是放焰火。

                      在山顶放白日焰火,好看是好看的。

                      薛彻等五个宗师,依旧一动不动。

                      他们的衣衫和身体都挡不住铝?#29123;?#28779;花。

                      但是,直接用内力真气可以弹开。

                      “还?#26032;穡俊?#34203;彻问道。

                      沈?#35828;溃骸?#36824;有!”

                      “砰砰砰……”

                      又一阵烟雾炸出。

                      这是神经毒素。这也是从浮屠山蛊虫提炼出来的,就是雪隐体内的那种,只不过这一次前所未有的多。

                      结果……

                      薛彻五个人依旧平安无事。

                      他们果然有免疫。

                      “还?#26032;穡俊?#34203;彻道:“如果你的手段全部用完,我们就要动手杀人了。”

                      沈浪苦涩道:“还有一种。”

                      薛彻道:“那我们等着。”

                      此刻的沈浪像是一种人。

                      魔术师。

                      ?#36335;?#21018;才他表现的都是魔术,没有一点点伤人之力。

                      因为他的对手太强大了。

                      不但有五个宗师,而?#19968;?#26159;和浮屠山关?#24471;?#20999;的宗师。

                      沈浪呼了一口气。

                      瞬间……

                      无比惊艳的一幕。

                      无数的蝴蝶飞了出来。

                      这是剧毒蝴蝶。

                      吴荼子给的。

                      无数的蝴蝶,朝着五个宗师飞舞而去!

                      华丽无?#21462;?br />
                      五个宗师,利剑狂舞。

                      下一秒钟。

                      这无数的剧毒蝴蝶纷纷坠落,惨死。

                      短短几秒钟,就被杀得干干净净。

                      薛彻道:“沈浪,你还?#26032;?#20239;的手段吗?这让我非常失望啊,简直?#30830;?#23617;的动?#19981;?#23567;。”

                      沈浪苦笑道:“没有了。”

                      薛彻道:“那我们来杀你了,在这小小的山顶上,你应该插翅难飞了吧。”

                      “来吧!”沈?#35828;溃骸?#25554;翅难飞这句话,是假的。”

                      ?#25226;?#21568;呀呀……”

                      “死,死,死,死……”

                      薛彻厉声高呼。

                      他和另外四个宗师级强者,用尽所有的内力,朝着沈浪和金木兰冲来。

                      这山顶就只有这么点宽,沈浪你能逃到天上去吗?

                      跳下山去?

                      上百丈的高度,谁掉下去都必死。

                      除非在悬崖中间贴住。

                      但那样的话我?#24378;?#20197;轻而易举追上将你们杀死。

                      死死死!

                      沈浪,金木兰。

                      我要将你们两个人剁碎了,煮成肉羹。

                      杀了你们两人之后,?#19968;?#35201;去金氏家族,将你们全族斩杀的干干净净。

                      我要让你金氏亡族灭种。

                      死!

                      五个宗师,带着惊天的气势,瞬间?#32479;?#21040;了沈浪和木兰所站的地方。

                      五支剑,带着恐怖杀气,直接就要将二人?#20102;欏?br />
                      然而……

                      与此同时。

                      金木兰抱着沈浪,猛地弹射,跃出了山顶。

                      跃下山顶就有用了吗?

                      还不是要贴伏在悬崖中间,还不是死路一条。

                      除非你们会飞!

                      但这个世界,没有人会飞!

                      浮屠山的人不会飞,天涯海阁的人也不会飞。

                      诛天阁的人,?#23376;?#20140;的人,统统都不会飞。

                      然而……

                      下一秒钟,薛彻和四个大宗师惊呆了。

                      原来……

                      沈浪和金木兰真的飞。

                      速度无比之快,冲出了悬崖之后,竟?#24187;?#26377;下坠,而是飞在天上,缓缓下坠。

                      我……我……我日!

                      这是什么?

                      真的有翅膀?

                      沈浪和金木兰会飞吗?

                      当然不会。

                      但是,穿上了滑翔衣之后就会飞了。

                      蝙蝠一样的滑翔衣。

                      ?#25191;?#22320;球有很多人在玩。

                      不,不能说很多人。

                      而是说很多不怕死,却又专业的人在玩。

                      这毕竟不是滑翔伞,需要专业度非常高,要不然很可能就直接摔成肉泥。

                      换成之前的沈浪,百分之一千不敢玩。

                      但有智脑之后,至少他知道怎么控制。

                      最最关键的是,有木兰带着。

                      木兰宝贝太牛逼了。

                      他的敏捷度,对大自然,对风的感知是超一流的。

                      她对滑翔衣的掌握程度,完全是绝顶的。

                      二百多米的悬崖,虽然高度不算特别美妙,但毕竟靠近海边,风比较大,已经是玩滑翔衣的好地方了。

                      过去几天的夜里,沈浪在木兰的保护下已经尝试练习了几次。

                      现在,直接在二百多米的高空滑翔飞出。

                      薛彻和四大宗师几乎直接冲了出去,要在空中扑住沈浪。

                      但活生生止住了。

                      因为他?#24378;?#19981;会飞。

                      五个人真是彻底惊呆了。

                      竟然还能这么玩?

                      竟然真的会飞?

                      不过,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直接飞走了,把我们留在这山顶又有?#25105;?#35758;?

                      难道让你的涅军来绞杀我吗?

                      难道就是让我现身一下?

                      你的涅军,你沈?#35828;?#39640;手还在二十几里外呢。

                      此时沈浪已经飞出了二百米了。

                      他心中开始倒数。

                      三,二,一。

                      薛彻那种极度不安的感觉变得无比浓烈。

                      不好!

                      跑!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

                      如果之前沈?#35828;?#38519;阱都像是放屁一样的动静。

                      那这一次,就是惊天动地。

                      如果说之前他的火药威力又小,每一次都需要海量。

                      而这一次的炸药,威力惊人。

                      三/硝/基/甲/?#21073;?br />
                      也就是t/n/t。

                      沈浪倾尽了所有,才造出了这么一点。

                      它的威力,?#23545;对对?#36229;过了之前的火/药。

                      二百多斤,倾尽所?#23567;?br />
                      这威力!

                      威猛绝?#20303;?br />
                      但……想要炸死四名宗师强者。

                      还是不可能!

                      宗师强者的速度,身体之强,是无以复加的。

                      但是……

                      沈浪在里面加了无数弹片。

                      无数钢针。

                      这些弹片、钢针里面全部沾了剧毒。

                      氰化物。

                      很多剧毒在高温状态都会分解,变成无毒。

                      这是氰化物剧毒,熔点是六百多度,沸点是1624摄氏?#21462;?br />
                      但就算沸腾,就算成为气体,剧毒不减。

                      直接进入血液的话,1-2毫克便可致死。

                      也就是说,一?#35828;那?#21270;物可以毒死五百人。

                      沈浪这一次,几乎倾其所?#23567;?br />
                      用了整整几十克氰化物剧毒,提?#35835;?#26080;数的苦杏仁。

                      在爆炸瞬间!

                      就如同有无数的暴雨梨花。

                      几千上万钢针,弹片狂暴射出。

                      ?#25343;?#20843;方。

                      整个山顶,没有任何死角。

                      比暴雨还要密集。

                      然而……

                      薛彻在内是五个大宗师,速度无?#30830;?#24555;。

                      在爆炸的瞬间,他们就飞快地跃下了山顶。

                      但……

                      还是来不及了。

                      这爆炸瞬间的冲击波,飞射出来的钢针弹片太快了。

                      太密集了。

                      “噗噗噗噗噗……”

                      其中两个宗师级强者后背被无数毒针?#35752;小?br />
                      按照他们的武功,如果是暴雨梨花暗器,完全?#24378;?#20197;躲开的。

                      甚至威力太小的暗器,他?#24378;?#20197;用内力真气弹开。

                      但是这么近的距离,这炸药的爆炸威力太强了。

                      这强大的冲击波,已经不?#24378;?#20869;力可以弹开的了。

                      毒针刺入后背。

                      这两个大宗师立刻想要用内力锁住这些剧毒。

                      然后拼命服用浮屠山的各种解毒药物。

                      然而……

                      注定是徒劳的。

                      这可是氰化物!

                      几乎是?#25191;?#22320;球最剧毒的东西。

                      几秒钟后!

                      两个大宗师死去!

                      尸体坠落了下去。

                      还有两个大宗师,因为头朝下跃下山崖,速度慢了一点点,腿上中了几根毒针。

                      其中一人立刻服用浮屠山的解毒药物。

                      然后……他死了。

                      氰化物剧毒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服用浮屠山的解毒药又有屁用。

                      另外一人猛一些。

                      直接一剑斩下,把中了毒针的那条?#26085;?#26029;了。

                      鲜血如注,但是他活下来了。

                      那薛彻呢?

                      他更牛逼!

                      在爆炸的瞬间,他就猛地跃下了山顶。

                      而?#20197;?#31354;中转身一百八十?#21462;?br />
                      他知道这无数的毒针靠着身体本身迸发出来的内力是弹不开的。

                      必须要掌力。

                      所以,他在空中猛地双掌击出。

                      顿时,一阵内力真气狂涌而出,?#36335;?#29190;发了一阵劲风。

                      真牛逼!

                      这无数的毒针,弹片,还真的被他的掌风劈开了。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中毒针。

                      但是下一瞬间!

                      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发现右手手心,出现了三个黑点。

                      有三根毒针在他?#35825;?#20987;出之前就射中了他的手心。

                      几乎与此同时,他的内力掌风击退了所有的毒针,包括手心这三根。

                      但中毒就是中毒了!

                      薛彻仅仅犹豫了几秒钟。

                      但那种可怕的感觉已经蔓延到手臂中间了。

                      “啊……”

                      他猛地一阵高呼,无毒不丈夫,对别人狠,最自己?#24808;?#29408;。

                      “唰!”

                      薛彻一剑斩断了自己的右臂,齐根斩断的。

                      然后他靠着一只手,两条腿,飞快跃下了山崖。

                      下了石崖后。

                      他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天杀的沈浪!

                      我就知道不应该贪婪,我就知道不应该来。

                      明明知道有陷阱,还是忍不住过来。

                      都怪沈浪太狠了,?#31859;?#24049;当诱饵。

                      但此时薛彻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抛开,疯狂地逃窜。

                      而与此同时!

                      二十几里外的李千秋夫妻、大傻?#28909;?#26089;已经从船上跃下,拼命朝着这边游来。

                      ………………

                      跑,跑,跑……

                      逃,逃,逃……

                      薛彻和幸存的那个宗师强者,再也顾不上抱团取暖了。

                      两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

                      那个宗师强者知道,沈?#35828;?#30446;标是薛彻,只要和他分开,就能逃生。

                      他比较惨,只剩下一条腿了。

                      一开始是单腿?#27169;?#28982;后身体倒立,用双手走路,速度依旧飞快。

                      牛逼!

                      而薛彻则是断掉了右臂。

                      双腿无碍,速度快到了极致。

                      一边疯狂逃跑,薛彻拿出了各种药物,在身上狂洒。

                      就是为了消除身上的味道,免得被金木兰发现。

                      金木兰这条母狗,?#20146;?#28789;到了极点。

                      按照这样的速度,薛彻能逃走吗?

                      能!

                      至少大傻和李千秋是不可能追上的。

                      一旦让薛彻再一次消失在?#29616;薜海?#23601;再也不会出现了。

                      沈浪,金木兰。

                      只要让我薛彻逃过了这一次,一定要将金氏家族?#26412;?br />
                      ?#26412;?br />
                      一定要将你沈浪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啊……啊……

                      从今以后,我薛彻只为一个目标而活着。

                      报仇雪恨。

                      然而……

                      薛彻心中的不安感觉再一次无比强烈。

                      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转身一看,后面没有人追来啊?

                      但为何不安感这么强?

                      低头一看,发现地上有两个黑影,速度无?#30830;?#24555;,始?#25112;?#32039;跟着他。

                      抬头一看。

                      我艹……

                      沈浪和金木兰还在天上飞着呢。

                      尽管越来越低了,但是因为这里靠近海边,一阵大风吹过。

                      这两人依旧没有下坠,始终在空中追逐。

                      薛彻真是要疯了。

                      他武功是很高,轻功是很强。

                      但是再快,能够快得过飞?#26032;穡?br />
                      而且沈浪和金木兰在空中,?#21491;?#22810;好?

                      你在能躲,能躲得过天上的眼睛吗?

                      刹那间!

                      哪怕意志无比强大的薛彻,也?#20540;?#19981;住心中的绝望。

                      不!

                      绝不能放弃。

                      只要冲入森林之内,就可以逃掉了。

                      薛彻继续疯狂加速,

                      冲刺,冲刺,冲刺。

                      他宗师级的修为,完全释放到了极致。

                      很快,直接冲入了茂密的森林之内。

                      顿时……

                      他的身影消失了。

                      这片树林太茂密了。

                      “夫君,?#24613;?#19979;降!”

                      滑翔衣下降是很吓?#35828;模?#19968;定要用小?#24466;?#33853;伞,否则摔死的?#24597;?#24456;大。

                      但是有木兰在,一切都没有问题。

                      她可是能够从二十几?#36184;?#30340;地方跃下来而平安无事的。

                      轻而易举减速,下降,落地。

                      而且是木兰抱着沈浪落地,甚至沈浪还借机顶了她一下。

                      这个人渣夫君,时时刻刻都不忘记耍流氓。

                      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了?放在其他时间,我金木兰不吃了你。

                      …………

                      成功落地之后金木兰背着沈浪狂奔,冲入了树林之内。

                      沈浪好羞涩。

                      本来娘子一个人去追薛彻会好很多的,但木兰不敢把他放在原地啊。

                      若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大傻和李千秋还没有及时赶到。别说出来一个敌人,说不定跑来一条狼就把他这个夫君也叼走了。

                      好在木兰体质无双,哪怕背着一个沈浪也轻如无物。而?#21307;?#20837;丛林之后,?#36335;?#36827;入了木兰的主场。

                      他的速度,竟然比在平地更快。

                      因为她可以借用树枝,藤蔓飞快弹射。

                      真的称得上?#24378;?#22914;闪电。

                      薛彻失策了。

                      他不知道,一旦进入丛林,木兰的感知力会增强许多。

                      况且薛彻往身上弄各式各样的药物,依旧是有异味的。

                      他狂奔是利?#20204;?#21151;,是要消?#21738;?#21147;的。

                      而木兰的狂奔,完全是自身的敏捷体力,就如同正常走路一样。

                      在平地,薛彻武功太高,所以速度比木兰快。

                      但进入丛林,他的速度就不如木兰了。

                      木兰狂追。

                      距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薛彻没有回头看,但是他也能感受到致命的危险。

                      忽然!

                      他停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跑?

                      对啊?

                      我为什么要跑?

                      只有金木?#23478;?#20010;人追上来而已。

                      金木兰的武功再高,难道高得过宗师吗?

                      况且,他还带着一个累赘沈浪。

                      我薛彻是宗师级强者,非但不?#38376;埽?#36824;可以借机杀死沈浪和金木兰。

                      于是!

                      薛彻的身体瞬间停了下来。

                      猛地转身,拔剑而立。

                      几乎是片刻之后!

                      金木兰出现了,依?#26432;?#30528;沈浪。

                      她也停了下来。

                      然后,她直接跃上了一颗二十几?#36184;?#30340;大树,把沈浪放在了树上。

                      就如同母猴子打架,都需要将小猴子放在高处。

                      她觉得这样比较安全。

                      薛彻断了一只手,就算想要上树去杀沈浪,也比较费劲。

                      木兰只需要保护这棵树不被砍断就可以了。

                      而这棵树?#26412;?#19968;米多,薛彻用剑想要砍断也难。

                      保护这棵树,?#26432;?#20445;护人渣夫君容易多了。

                      ………………

                      薛彻以金木兰为圆心,缓缓地走动。

                      他的时间不多。

                      因为大傻和李千秋随时都可能赶来。

                      “金木兰,有这样一个废物的夫君,非常辛苦吧。”薛彻冷笑道。

                      木兰道:“不辛苦,快乐得不得了。我的夫君,天下第一。”

                      呃!

                      宝贝咱们不用这?#27425;?#24515;。

                      虽然你绝大部分时候真的快乐幸福,但辛苦的时候一定?#23567;?br />
                      比如要小心翼翼掌握着?#25191;紓?#20813;得夫君瞬间崩溃了,进而怀疑人生。

                      偏偏这个人渣夫君没有自知之明,每天?#23478;?#25307;惹她,还以为自己有多强。

                      薛彻道:“金木兰,你现在回头来来得及!?#38405;?#30340;?#25163;剩阅?#30340;美貌,投靠浮屠山也可,投靠皇帝陛下也可,投靠大炎帝国太子也可,我可以为你举荐。届时不止怒潮城,甚至整个天南行省都是你金氏家族的了。”

                      金木兰没有说话,依旧死死盯着薛彻。

                      薛彻的右臂断了,平衡受到了影响。

                      而且?#31859;?#25163;剑,战斗力一定会减弱。

                      薛彻又道:“金木兰,有一个秘密你或许想要知道,一个惊天的秘密,你可知道你夫君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吗?”

                      “什么?”木兰问道。

                      “唰……”

                      薛彻身体无比之快。

                      如同闪电一般瞬间弹射过来,左手剑疯狂地朝着木兰刺来。

                      宗师级强者。

                      木兰的绝?#26434;?#21183;就是敏捷。

                      她的内力不高的。

                      以她的敏捷,可以躲开任何一个近乎宗师级的袭击。

                      但如果对方是宗师,那就算敏捷,加上预判,也?#34892;?#38590;以躲开了。

                      “嗖……”

                      薛彻的剑沿着木兰的?#26412;贝?#20102;过去,距离只有不到半寸。

                      他的袭击失败。

                      因为,他毕竟断了右手,而且刚才狂奔几十里,耗费了很多内力。

                      所以他的第一剑,被木兰闪避了。

                      薛彻吸一口气。

                      他的内力剩下的不多了,还够刺出几剑。

                      但是刚才的第一剑,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若是第二剑,第三剑,也强不上多少。

                      所以,必须耍阴谋诡计了。

                      薛彻深深吸一口气,开始凝聚第二剑攻击。

                      他的全身猛地弓起。

                      ?#36335;?#19968;条眼镜蛇,酝酿到了极致。

                      然后,猛地刺出了第二剑。

                      ?#20843;ⅰ?br />
                      薛彻的第二剑,无比惊人。

                      因为整支剑,瞬间迸裂,化作无数的碎片,朝着木兰全身射去。

                      “嗖……”

                      木兰为了躲避这些利剑的碎片,整个人瞬间弹出了十几米。

                      这就是她的强大之处。

                      然而……

                      薛彻断剑之后,一股绿烟猛地从断剑之处飞快射出。

                      木兰再一次弹射退开。

                      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一个方向,要么左边,要么右边。

                      但是她只能选择左边,因为一旦弹射?#25509;?#36793;,就距离夫君太?#35835;恕?br />
                      万一薛彻要伤害夫君,她救援不及。

                      然而……

                      等到她弹射到左边十几米的时候。

                      那里的地上有一颗球等着她。

                      因为薛彻算准了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是提前两步的计算,把毒球放在那个地点。

                      果然,木兰被他算准了。

                      “砰!

                      这颗球猛地爆开。

                      无穷无尽的蛊虫,瞬间蔓延出来,包裹了金木兰的全身。

                      瞬间,金木兰被定格了。

                      薛彻大喜。

                      金木兰,你虽然很强,但还是太嫩了。

                      今日,你?#31449;?#36824;是落入我的?#31181;?#20102;。

                      贤侄女!

                      我虽然口口声声说不能碰你,免得被那些大人物记恨。

                      但……现在这个地方,神鬼不知。

                      不过,你以为我薛彻会上前扒光你的衣衫,做出禽兽之事吗?

                      不,不,不!

                      ?#19968;嵯日?#26029;你的手脚筋脉,确保你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然后再把树上那个废物沈浪抓住,斩断四肢。

                      然后,在让他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薛彻缓缓上前,他的剑已经断了大半,就剩下几寸了。

                      ?#31181;?#26029;剑,朝着金木兰的手腕猛地割下。

                      而就在此时!

                      暴雨梨花。

                      暴雨梨花。

                      暴雨梨花。

                      木兰身上猛地射出了无数的毒针。

                      薛彻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一边爆退,一边劈出右掌,试?#21152;?#25484;风将所有毒针吹散。

                      然而下一秒钟!

                      眼前一花。

                      木兰的娇躯飞快弹射而来

                      ?#31181;欣?#21073;,如同?#26087;擼?#22914;同闪电。

                      “噗刺,噗刺,噗刺……”

                      短短片刻!

                      薛彻身上被连着刺了十几剑。

                      “嗖嗖嗖嗖……”

                      接着木兰的剑狂斩而下。

                      直接把薛彻剩下的一只手,两条腿,全部斩断。

                      所以,薛彻就剩下头颅和躯体了。

                      还不放心。

                      ?#31181;欣?#21073;不断点出,把薛彻的牙齿全敲落。

                      但觉得薛彻还可能吐出暗器伤人。

                      又嗖嗖两剑,把薛彻的嘴唇割裂。

                      呃!

                      现在应?#27599;?#20197;了吧。

                      我现在却可以把夫君带过来了。

                      木兰飞快跃上大树,把沈浪带了下来。

                      夫君,薛彻我已经废得差不多了,应该没有危险了,这最后一杀交给你吧。

                      好娘子啊。

                      把最后的装逼机会留给夫君。

                      …………

                      薛彻无比的不?#30465;?br />
                      为何会这样?

                      我不相信沈浪有这种蛊虫的免疫药剂,这又不是雪隐身上的那种蛊虫。

                      金木兰为何没有被毒住?

                      是啊?为什么?

                      难道木兰宝贝实现服用了免疫药剂?

                      不,没?#23567;?br />
                      因为沈?#35828;难?#33021;够免疫一切蛊虫。

                      那木兰体内有沈?#35828;难?#21527;?没有!

                      但是两个人夫妻这么久,沈?#35828;?#24456;多东西早就融入她体内了。

                      木兰宝贝天天都想着要生一个女儿呢。

                      ……………………

                      沈?#27515;?#21040;了薛彻面?#21834;?br />
                      ?#29275;?#23064;子,你把薛彻废得很彻底,但还不够彻?#20303;?br />
                      他还有一样凶器。

                      沈浪拔出了剑。

                      木兰本能?#29942;?#30446;光,她知道人渣夫君要干嘛了。

                      沈?#35828;?#21073;轻轻一划。

                      薛彻?#36824;?#21009;,他真是发不出惨叫,因为完全感觉不到了。

                      这不是大人物的待遇啊。

                      被沈浪消灭的大人物,基本上都是轰轰烈烈的。

                      唯独这薛彻,享受的是小瘪三待遇。

                      “薛叔叔,还能说话吗?”沈浪问道。

                      薛彻拼命地喘气。

                      此时沈浪距离他如此之近,伸出一根?#31181;?#22836;就可?#38405;?#27515;了。

                      但……

                      他连伸出?#31181;?#22836;都做不到。

                      甚至吐口水都做不到。

                      金木?#21450;?#20182;的牙齿全部敲掉了,嘴唇也割裂了。

                      沈?#35828;溃骸?#34203;叔叔,还有什么遗言吗?”

                      薛彻拼命?#25243;?#24819;要说话,但是四处漏风,说不出声音了。

                      “沈浪,我们做一个交易,一个交易……”

                      “我有一个惊天的秘密要告诉你,你……你凑过来!”

                      “你饶了我,我也给你一个生机,做个交易……”

                      薛彻无比痛苦,无比努力地想要说出这些?#21834;?br />
                      但是根本发不出完整的声音了。

                      “做交易啊,行的啊!”沈?#35828;饋?br />
                      沈浪耳朵凑上来。

                      薛彻心中阴冷,目光惶恐。

                      沈浪小畜生,你再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我依旧能够杀了你。

                      靠着舌头的力量,我都能杀了你。

                      沈浪小畜生,同归于尽吧。

                      但……

                      沈浪没有再?#25112;?#20102;。

                      而是拿出一瓶液体,直接倒在了薛彻的脸上。

                      “啊……啊……”

                      薛彻的脸几乎没有了。

                      “薛叔叔,现在你还能杀我吗?”

                      “还能吗?”

                      “我凑上来哦,我凑上来了。”

                      沈浪真的把脸凑了上去。

                      “薛叔叔,你杀我啊,你咬我啊……”

                      薛彻心中疯狂大骂。

                      我?#24120;?#23567;畜生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沈?#35828;溃骸?#34203;叔叔,你不杀我了?”

                      我他妈做梦都想要杀你,但我杀得了吗?我杀得了吗?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薛彻都杀不了沈浪了。

                      因为,他没有目光了。

                      沈?#35828;溃骸?#20320;不杀了?那我杀你了啊!”

                      手起刀落!

                      薛彻身首异处。

                      彻底惨死!

                      ………………

                      注?#33322;?#22825;依?#23665;?#19968;万六更新!保卫月票榜,?#20540;?#20204;助我,糕点竭尽全力!
                  18新利娱乐

                                                  小鱼儿,二肖中特一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出来 怎样下载甘肃福彩快3 浙江福彩站点号码 腾讯体育nba直播 赛马会六肖必中 北京赛车pk10吧 64期浙江十一选五结果 大乐透开奖和尾分布图 深圳风采中国福利彩票 高频彩通用倍计算器 少年围棋 浙江11选5网上投注 福彩26选5开奖号码中特 qq竞彩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