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六十一章 各显神通!
                      “镇抚大人留步。??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李阎刚要?#19979;?#26799;,茶马司的长随六子却拦住了他。

                      “怎么了?”

                      六子脸色为难:“我家干爹的意思是,有私密的事和你谈,旁的人就……”

                      说着,他瞥了一眼李阎身旁的陈跃武。

                      “诶呀,这可就麻烦了。”

                      李阎作扼腕叹息状:“这位是要借船给我渡海的陈跃武,陈老爷子,他借了我燃眉之急,我为了?#34892;?#20154;家,才说要请他?#36291;啤?#25105;是个穷酸的官,又风餐露宿的,实在摆不出什么阔气的酒席,本来想着,借一借茶马司的光,没想到来赴宴,柴监正却不许客人上桌。这可让我的脸皮往哪放啊。”

                      六子连连摆手:“镇抚大人若是应允,我给这位陈老爷子再开一桌。”

                      “混账话!”李阎勃然变色:“你是瞧不起我的恩人么?”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六子连连摇头,迟疑一会儿才说:“要不,我去问问干爹?”

                      李阎颔首:“去吧,告诉柴大人,人无不可对人言。柴大人与我都是公忠体国的人,难道还有什么背?#35828;?#35805;讲么?”

                      等六子上了楼,陈跃武才开口:“镇抚爷和这位柴大?#35828;?#20851;系,似乎很微妙啊。”

                      “我俩有过节,他请?#39029;跃?#23476;,我倒不怕他使个摔杯为号的鸿门宴,却不敢关起门和他喝酒。这才拿陈老爷子当个挡箭牌,老爷子不要怪我才是。”

                      “哪里的?#21834;!?br />
                      两人三言两语间,六子匆匆忙忙赶了回来:“干爹说了,请二位到天字号的上房。”

                      李阎和陈跃武依言?#19979;ィ?#20960;个虎?#25215;?#33136;的兵丁守在天号房门口,等李阎和陈跃武进了房间,才把门又关上,在楼梯里把守。

                      屋里头的摆设很素雅,桌上是几色清淡的小菜和两盅烧酒,除此之外,便只有一身红色官袍的柴监正。

                      “李镇抚,还有这位,陈跃武老爷子,山东府三大奇人,久仰大名,请了请了。”

                      柴监正出乎意?#31995;乜推?#21738;怕是对待第一次见面的陈跃武,也表现出恰当的热情,让人感觉如沐春风。比起和李阎第一次在客船?#26174;?#36935;时的不快和傲慢来,这次的柴玄,终于表现出几分做监正的八面玲珑的手腕。

                      汇贤居门口,一身黄袍的胡三悠然进门。说来也怪,今日酒楼虽然被柴玄包下,但跑堂的伙计,账房掌柜的也都在大堂里,却对胡三进门无动于衷。

                      胡三转角?#19979;ァ?#22825;字号房门口,几个看守门户的兵丁,还有柴玄的贴身长随六子,见了这位活神仙,都神色恭敬。只是他们刚要开口,胡三一拢袖子,拳头攥紧,几个守在楼梯上的大活人没半点声息就消失不见。

                      胡三再一摊手心,手里头是三个活灵活现的画?#22987;?#32440;,做挎腰刀的兵丁状,还有个戴纱冠,神色谄媚的少年。他把这?#21018;?#21098;纸往门上一贴,又瞥了一眼天字号房,流露出一丝冷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柴玄才终于点出正题,表示愿意花纹银一万两,来买李阎的飞雷马。

                      他拿出提前?#24613;?#22909;的金黄色银票,足足有一指头厚,拿绸缎带子绑着,?#26049;謔的?#30418;子里头。

                      如果李阎答应,换算成阎浮点数,大概能得到两千多点的阎浮点数,相当于一名普通行走一次果实的收益。

                      而实际上,对于如今的李阎来说,妖马飞雷除了能在古代背景的果实充当一个还算趁手,且光明正大的交通工具之外,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以后脱离,飞雷也只能留在这个世界。

                      这么一盘算,柴监正的请求,对李阎来说是笔不错的买卖。

                      所以李阎自然而然流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柴监正原本是完全不报希望的,在他看来,不太可能会有一个青壮武官为了钱财就随便卖掉自己的宝马。没想到看李阎的神色,顿时打起?#21496;?#31070;。

                      “三生老神仙真是神了。”

                      不料李阎还是摇头:“飞雷是李如梅总兵前不久才送给我,要我用它,好?#27809;に推?#29260;,如今差事?#22993;?#23436;成,我却倒卖上司送我的宝马,这等行径实在让人不齿,对不住了柴大人。”

                      “这,这个,李镇抚,我要是再加一万两呢?”

                      柴监正咬着牙齿,他平日体面,吃穿用度奢侈无比,那是因为无论到哪,都有的是巨贾乐意花钱巴结他,真论积蓄,他能拿出手的,也只有两三万两白银而已。

                      李阎看他神情不似作伪,也就放下了戒心,看来这柴监正倒不是怀恨在心,而只是要买自己的马而已。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阎开口回应:“这事,我实在是不能答应您,不如这样吧,柴大人不是要进京么?等我办完了差事,从江西回来,?#20197;?#24847;把飞雷马,借给茶马司一年,做个种马。留下的马驹,便统统交由茶马司处置,你看如何?”

                      “额……”

                      柴玄一时两难,他本意是要借胡三生老神仙给自己出口恶气,是应老神仙的要求才硬着头皮请这顿饭,不料这李镇抚?#22993;?#33258;己想象?#21069;?#36299;扈。

                      马他舍不得,钱其实他也舍不得,他恨不能李阎今天掀了桌子,他好借由头,请神通广大的胡老神仙给他做主,拿下“野乌神”!

                      可眼下这情形,实在是不好翻脸啊。

                      “柴大人?”

                      李阎催促一句。

                      “好,好吧。”

                      柴玄也只?#20040;?#24212;下来。

                      “好,那就这么定了。”

                      李阎举起?#31080;?#26612;玄也神思恍惚地举起?#31080;?br />
                      等谈罢了飞雷的事,柴玄才送李阎和陈跃武出了汇贤居,整个过程,出乎意?#31995;?#39034;利和和谐。

                      “这?#19968;?#36132;居的醉泥螺别具风味,连江苏,浙江那边的官员,都对这儿的醉泥螺赞不绝口,镇抚大人要是吃的顺口,我?#35874;?#35745;打包上两盘。陈老爷子是本地人,我就不弄丑了。”

                      柴玄满口酒气,精神倒还焕发。

                      李阎也满面红光:“柴大人!咱俩?#33756;?#26159;不打不相识,过去的事,是我不对,你可不能往心里去。”

                      “哪的话啊。”

                      两人相视大笑。

                      “那柴某就不?#25237;?#20301;了。”

                      “留步,留步。”

                      两人各自转了身,立马掉了脸色,李阎和陈跃武往街上走,柴玄则回了汇贤居。

                      “这位柴监正,面上还是和蔼的。”

                      陈跃武作沉吟状。

                      “老爷子要是能瞧见他转身的脸色,就不会这么想了,做官的都有八面玲珑的心思,做宦官的更是如此,不过看他今天的举动,也应当不会再与我为难了。”

                      话虽是这样的说,李阎却觉得哪里不?#36291;ⅲ?#21487;又说不上来。

                      柴玄转身进了天字号房,却发现一身黄袍的胡三生已经在?#24656;?#31471;坐。

                      “我不是告诉过你,除了那李镇抚,不许旁人进来么?”

                      胡三脸色愤怒,甚至隐隐流露出几?#32456;?#29406;,柴玄一时被骇住,只是下意识回答:“这,这我也没办法,那李镇抚执意要带人来,不然就不上桌啊。”

                      “哼,就算如此,?#25165;?#19981;了他。”

                      胡三平复一下脸色。

                      “胡先生……”

                      “你先坐下。”

                      胡三打断了他。柴玄一撩衣袍,压低身子,谄笑着说道:“我?#19988;?#20044;神……”

                      他?#22993;?#35828;完,一直以来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胡三一伸手,一?#37117;?#38160;匕首迎风而长,毫无二话?#20004;?#20102;柴玄的胸口,利落地把他的心脏?#33080;上?#28866;。

                      血点喷洒,柴玄连一个不可置信地表情都来不及做,就此气绝。

                      胡三把匕首一丢,一抖袍袖,身上血迹和脚印都消失不见。

                      他出了门,撕下天字房门上的彩画剪纸,吹了口气,剪纸轰然破碎,几名兵丁和六子再次?#22238;?#29616;身,却像是提线木?#36857;?#19968;动不动。

                      胡三笑了笑,转身下了楼梯,等到了街上,?#25490;?#22320;一拍手掌,酒楼里六子和几名兵丁眼神?#25351;?#20102;清明,他们朝四下无?#35828;?#27004;梯警惕地张望,却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而他们以为还在屋里,和李镇抚把酒言欢的柴玄,已经死?#30473;浮?br />
                      一直到傍晚,贾六总算回了石桥河,他喜气洋洋地捧着金子回到城隍庙,那面如古铜的秦城隍果然还在等他。

                      “干,干爹。金子,那官,给了金,金子。”

                      秦城隍瞥了一眼贾六递过来的金子,点头道:“拿到一边去,把我神台后的柴刀拿来,”

                      贾六忙不吝地点头,他?#21568;?#23376;放到桌上,在神台后面摸索了一会,终于找到一柄生锈,且带锯齿的柴?#19969;?#20182;也不多想,捧着柴刀,递给秦城隍。

                      秦城隍拿过刀来,冲贾六点点头:“好孩子,闭上眼。”

                      贾六刚一闭眼,就感觉心口一阵尖锐地疼痛,秦城隍手起刀落,那柴刀看上去发锈,居然锋利无比,如同滚刀?#20449;?#27833;一般,把贾六的胸口豁开!

                      血点喷洒,秦城隍伸手,打贾六胸口摘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那贾六哼也不哼一声,扬天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秦城隍捏着心脏,?#37202;?#26469;往外就走。

                      明明是两只脚,可秦城隍一步迈出去便有一里路,没几步便进了城,直奔汇贤居,他进得门来,那掌柜跑堂账房依旧和看不见一样,秦城隍也不理,蹬蹬蹬上了楼梯。

                      几个兵丁眼见一个?#26408;?#23041;严的古铜肤色男子?#19979;ィ?#36523;上的衣服华贵却样式古旧,又见他直奔天字房而来,刚要开口,秦城隍却瞪眼:“闯门?#27604;说?#29392;狸你看不见,进门?#28909;说哪?#20154;你却要?#22993;矗浚 ?br />
                      他声音不甚大,却气若洪钟,几个兵丁连同长随六子如遭雷齑,当即失了魂魄似的动也不动。

                      秦城隍再不管他们,推门进屋,一眼便瞧见?#35828;?#22312;地上的尸首,他拿柴刀,剜下柴玄已经破烂的心脏,把手中这颗贾六的心脏往柴玄胸?#35830;?#19968;塞,拿手指一抹,柴玄胸口的?#25749;?#28040;失不见,可遍地的血迹还在。

                      秦城隍也不管,只端详起手中这颗心脏。

                      “心窍剔透,烂的地方却多。”

                      他拿起柴刀,对着这颗本?#25512;?#28866;的心脏大刀阔斧,如同削土豆一般,不时有发黑的烂肉被他剔掉,最终只剩下鸡蛋大小的一块,鲜红明亮。

                      秦城隍点点头,把这块鸡蛋大小的心头肉丢进桌上的空酒坛,扣上泥封,转身便走。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那柴玄惊叫一声:“不,不,不要杀我!?#26412;?#28982;翻身而起!

                      “疼!疼!”

                      他疼得满地打滚,就感觉自己心脏被生生割下,再让人拿手捏着走了二十几里路,再?#30452;?#22320;塞回来这么疼。

                      好不容易缓和下来,柴玄一看满地的血,桌上还有几块黑色烂肉,让人不寒而栗。

                      “来来来来人!”

                      他大着舌头尖?#23567;?br />
                      六子和几个兵丁冲进来,也被血迹吓了一跳。

                      “胡先,先生呢,他,他他他人在哪?”

                      柴玄一捂嘴,自己怎么结巴了?

                      ?#22993;?#31561;他从?#24597;?#20013;镇定下来,在港口茶马司看马的?#19979;?#22827;哭丧着脸跑来,看到柴玄也不顾其他,跪在地上就哭:“大人,不好了啊。十四朱和虎咆又都死了啊,不知怎地,连尸体都发臭了,我切开它俩的肚子,肝脏都被摘了去,已经死了?#30473;?#22825;了啊。”

                      柴玄脑?#28216;说?#19968;声,想起那日胡三生施展一手画中取龙肝凤胆的仙术,气得差点没吐了血。

                      “给,给给给我追!”

                      他双目赤红。

                      秦城隍没走几步,便又回了城隍庙,他?#36291;?#22363;子倒出来鸡蛋大小的心头肉,把它扔进盛着烧剩下香灰的香坛子滚了几滚,再拿出来的时候,却是一颗异香扑鼻的深红色心脏。

                      秦城隍左右端详,满意地点点头,他把这颗心脏塞进了贾六的尸首当中,拿手一抹,只听贾六啊地一声,悠悠转醒。

                      他翻身而起,眼神清?#22909;?#20142;,重获新生一般。

                      “干爹!我!这是怎么回事?”

                      秦城隍摆了摆手:“你那心窍被堵了六?#24076;?#26159;颗天生的烂心,我给你换了一颗好的,日后是考取功名,还是经商务农,都看你的造化。可你要记得一桩事!”

                      秦城隍脸色一肃:“你日后为官,要做秉公为民的官!为商,要做开?#21916;?#20844;的商!不许拜庙宇,不许逢迎上司,不许与民争利。听到没有!”

                      “干爹放心,我绝不会。”

                      贾六眼神坚定。不料秦城隍却怪笑一声:“天下的事从来是一般黑。通七窍的要?#38405;?#36890;六窍的,通六窍去?#38405;?#36890;五窍的。过去你一窍不通,只有被人家吃的份,如今你翻了身,哪有不吃?#35828;?#36947;理?我虽剔了这颗心的祸苗,却不能叫他再不长出来!我不拿什么因果报应的谎话糊弄你,你日后做了恶,也少拿身不由己的混?#31169;?#21475;给自己开脱!”

                      贾六被这番话骂的心里委屈,只是磕头,也不?#20197;?#35828;?#21834;?br />
                      秦城隍见贾六这副模样,?#34892;?#24515;疼,只是哀?#35828;?#35828;:“我这人就是这副嘴脸,所以才不讨人?#19981;叮?#33509;是言语伤了你的心,你不要见怪。”

                      贾六挺直腰板:“干爹是为儿子好,干爹不?#19981;?#20154;立?#27169;?#25105;便不立誓。干爹?#36824;?#30475;着,儿子做官做商,一定清清白白,绝不?#20960;?#24178;爹。”

                      秦城隍也不点头,只是道:“好儿子,我是一定信你当下这番话的赤诚的。”

                      说罢,秦城隍转身就往外走。

                      “干爹您去哪,儿子一同去。”

                      秦城隍不回头,只摆摆手:“?#19968;?#26377;?#34892;?#25163;尾不干净,你去肉铺里切两斤猪头肉,再打一壶酒来,等我后半夜回来吃。”

                      说罢,他便出门去了。

                      夜幕降临,又是一天溜达过去,胶州城里的热闹事换了一桩又一桩。

                      先是传五仙闹渤海的怪?#29275;?#21518;?#20174;?#26377;人口口声声说,渤海港口盛夏成冰,还看到马匹在冰上奔跑,之后的流传的事便微不足道了,什么二郎庙,?#30828;?#31072;遭窃,杂耍艺人魏丑驴的?#22791;就?#20154;,不足道哉。

                      只是今天又出了一桩怪事,茶马司的监正柴玄变了结巴,还请了城里三班衙役,疯了似的满城戒?#24076;?#38393;得人心惶惶。

                      胡三生?#38647;?#22352;在茶馆的最好的位置,周围的人却似乎看不到他一样,只谈论自己的。

                      柴玄怎么会没死?我明明亲手捣烂了他的心脏。这下事办不成,我得另想别的办法……

                      胡三正想着,茶馆门口进来一人,?#20415;?#24867;便坐在胡三对面。

                      这人一身黑青水?#38472;蓿?#34915;服样?#20132;?#20029;奇古,手里提着一个黑绸长包,气度非凡。

                      “这位爷,您喝点什么?”

                      伙计凑过来。

                      “和他一样。”

                      这人一指胡三,胡三双眉悚然挑动。

                      伙计一转脸,才看到胡三,心里纳闷,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他给了钱么?

                      心里虽然奇怪,可他还是转身离开,嘴里吆喝:“一壶上好龙井!”

                      “我想同你,说三句?#21834;!?br />
                      胡三脸色阴沉,上次有人同他说三句话,弄得他灰头土脸,这次又有人要同他说三句?#21834;?br />
                      秦城隍缓缓解开黑绸长包,开口道:“头一句是,柴玄是我救得,你不必再疑惑。”

                      ?#21834;?br />
                      “第二句是,我收了人家的钱,要替他对付你。”

                      胡三这才开口:“多少钱能请动一位野神?你又收了谁的钱?是龙虎山,还是那姓李的?”

                      秦城隍不答:“第三句是,可你是有大气运在身的妖仙,我却只是枯泥?#24052;粒?#25105;杀你不详。所以我只打你十九锏,你能活,是你的造化,你死,是你气运不够。”

                      胡三哈哈大笑:“我倒是明白了是谁坏我的事,可我?#24187;?#30333;,你一个快要消亡的野神,怎地有把握杀我这如日中天的妖仙呢?”

                      秦城隍看着他,也笑出来:“那?#20197;?#36865;你一句罢,世人说关外黄白,关内金山,隐世三妖乃外道魁首,此话简?#34987;拿?#21487;笑。若只凭几个两三千年道行的妖仙,以当今龙虎山的霸道,早就灭尽天下外道了……”

                      说罢,秦城隍的黑绸?#21450;新?#20986;一抹金光。

                      “你若受我十九金锏不死,不妨回那黑山白水,万里的高?#31181;?#38388;,多见见世面,再来闯关罢。”
                  18新利娱乐

                                                  18选7游戏号码分布图 河南体彩网 黑白小姐op 哪些平台可以买彩票 河南11选5奖金多少钱 500彩票网股票代码 2oo9年排列五走势图 六合图库太阳印刷图 号码走势图新疆25选7 体彩11选5 安徽快3出号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今期六合彩 易算pk10手机版 广东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