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四七章 恩怨两清
                      教主将黎西公踩在脚底,齐宁不敢轻举妄动,但这般的变故,委实让齐宁感到心惊。r?anw  en w?w?w?.?r?a?n?w?e?n?a`c?o m?

                      教主神色未变,可是双眸之中却是寒意凛然,冷声道:“你早已经与阴无极勾结,是也不是?若非如此,当年他岂能饶过你?”

                      黎西公唇边鲜血流淌,脸色也十分苍白,便是呼吸也是颇为急促,齐宁心知黎西公已经受伤,心下焦急,可是要从教主脚下救出人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阴无极当年带人叛乱,我心中一直......一直并不觉得那是最好的法子。”黎西公看着教主眼睛:“我一直以为,当年你?#21767;?#40657;莲教是为了保护苗家人,不让苗家人受人其辱,仅这一份心,就足以让我们?#39029;?#30456;随。后来你.....你虽然犯?#22235;?#20123;过错,我依然觉得那并非你的本心,我们?#28909;?#25317;你为主,你身处困境,我们就该全力相助。”

                      教主冷哼一声,黎西公继续道:“便是在几天前,我都还在?#24050;?#20320;的下落,希望能够让你回到圣教,可是?#19968;?#21040;山上,终于想明白,当年阴无极他们背叛你,并非是没有缘故。”

                      “哦?”教主冷笑道:“所?#38405;?#25215;认也背叛了本座?”

                      “我只问你,你回到?#39029;?#38654;岭,为?#25105;?#27531;杀教内的兄弟?”黎西公厉声道:“他们.....他们有什么错,你为何.....为?#25105;?#23545;他们下此毒手?”

                      教主面无表情,冷冷道:“圣教是本座所创,他们投入本教,便是将性命交托给本座,本座要他们死,他们就不能生。他们听从叛逆之贼的吩咐,自然?#30431;饋!?br />
                      黎西公闻言,顿时发出?#20013;Γ?#20294;伤势不轻,只笑了两声,便剧烈?#20154;云?#26469;,从口出溅出鲜血。

                      齐宁忍不住上前一步,沉声道:“教主,黎前辈济世?#28909;耍?#24515;地善良,还请.....还请教主手下留情,莫要伤害黎前辈。”

                      “本教之事,容不得你一个外人来指?#21482;?#33050;。”教主也不看齐宁。

                      黎西公笑道:“齐宁,这是教内之事,你.....你不必插手,今日.....今日老朽没能杀死这魔头,那是天意,老朽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死亦无憾。”

                      教主微抬手,齐宁知道教主杀意已起,齐宁沉声道:“教主此番回来,是否不问青红皂白将当年的故人全都杀死?若是早知今日,当初我.....我便不该救你。”

                      教主身体微震,扭头看向齐宁,双眸如刀:“你说什么?”

                      刀锋一般的眼神盯在齐宁身上,齐宁还真感觉背脊微?#34892;?#21457;寒,却?#25925;?#36947;:“你回来复仇,要杀阴无极,要杀洛无影,我都不便多说什么,可是黎前辈当年并未背叛你,你为?#25105;?#35201;对他下手?黎前辈说的并没有错,你回到朝雾岭,不问青红皂白,杀死几十名黑莲教众,他们对当年阴无极谋害你的事情一无所知,只以为自己还都是在效忠于你,他们?#38405;?#19968;番忠心,你?#26149;?#19979;毒手,他们到底错在哪里?”

                      教主眼角微微抽动。

                      “我知道在你的眼里,普天下的人都是命如蝼?#24076;?#19981;错,你是大宗师,你想杀谁就杀谁。”齐宁不忿道:“可是他们投奔黑莲教,不正是和你当年一样的心思,想要守护苗家人?他们也都有父母亲人,你杀他们的时候,可还记得自己当年的初心,可还想过要守护苗家人?无论你杀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种手段,本就是错的,莫非大宗师就可以不顾是非善恶?”

                      黎西公闻言,笑道:“锦衣候说得好。在大宗师的眼里,那几十条性命如同蝼?#24076;?#21487;是在我的眼中,他们是活生生的性命,你杀了他们,我又怎能效忠于你?今次明知杀不?#22235;悖?#21487;是我也要让你明白,你滥杀无辜,倒行逆施,人?#35828;?#32780;诛之.....!”

                      教主足下猛地一挑,黎西公的身体再次直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挣扎几下,却是根本无法起身。

                      “齐宁,我放他一条生路。”教主盯着齐宁,神色冷漠:“欠你的也就还了给你,自今而后,两不相欠,若是日后你再进入?#35828;兀?#24517;取你首级。”转过身去,单手负在身后,冷声道:“滚!”

                      齐宁一怔,犹豫一下,终是向教主拱手道:“多谢教主。?#22868;?#21040;黎西公伤势甚重,急忙跑过去,扶着黎西公坐起,担忧道:“黎前辈,你.....!”

                      黎西公勉强一笑,微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齐宁扶了黎西公起身,转向教主,还想说什么,教主已经冷声道:“还不快滚,莫非要让我变了心意?”

                      齐宁知道教主能够放过黎西公,已经是宽宏大量,还真担心教主变了主意,扶着黎西公走了两步,感觉黎西公软绵绵得几乎要瘫下去,只能将黎西公背起,回头看了教主一眼,见他已经走到箭崖崖边,临风而立,心中暗叹,知道教主的复仇还只是开头,阴无极?#25237;?#20351;秋千易都是教主必杀之人,这教主必然还要大开杀戒。

                      背着黎西公走了一阵,回头已经看不到教主,他对上山的道路倒也清楚,顺着下山的道路到了半山腰,感觉黎西公的呼吸极为微弱,急忙停下,将黎西公放下来,见到黎西公面色惨白,忙道:“黎前辈,你.....?”

                      黎西公声音虚弱:“锦衣候,劳你.....劳你从老朽怀里取一颗.....一颗七转混元丹.....!”

                      黎西公乃是顶尖的医术高手,齐宁知道那丹药必然是疗伤之用,轻声道:“冒犯了。”从黎西公怀里取了三只?#21892;?#23376;出来,在黎西公的指导下,取了七转混元丹喂黎西公服下,片刻之后,黎西公的脸色微微?#25351;?#20102;一丝红润,齐宁微宽了心,黎西公顺了顺气,才叹道:“锦衣候,今次.....今次可是多谢你了。”

                      “黎前辈见外了。”齐宁道:“前辈对我有恩,今日能够有机会报答,求之不得,只是.....没想到教主竟然能够网开一面。”

                      黎西公道:“锦衣候,你又是如何?#40092;?#25945;主?你们.....?”

                      齐宁想了一下,也不隐瞒,将当初在襄阳那边发现教主,此后教主一直在锦衣侯府寄居,后?#20174;?#21069;往大雪山的事情简略说了一边,黎西公惊讶道:“如此说来,教主.....教主一直在锦衣侯府?”

                      “晚辈并不知道他便是黑莲教主。”齐宁苦笑道:“直到去了大雪山,教主?#25351;?#20102;记忆,晚辈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叹道:“说起?#26149;?#33714;教如今面临这场浩劫,我也是难辞其咎。”

                      “只怕不仅仅是黑莲教了。”黎西公叹道:“五大宗师有龙山之约,互相制衡,可是教主在大雪山杀了逐日法王,破坏了龙山之约,其他几位大宗师若知道此事,也不知道......!”微显愁容,但很快便道:“侯爷宅心仁厚,这本也怪不得侯爷。”

                      齐宁道:“黎前辈,教主这一次回来,可以?#38405;?#32593;开一面,可是阴无极?#25237;?#20351;他们定然是逃不过了。晚辈见识过教主的武功,绝非世间高手所能对抗。”

                      黎西公苦笑道:“早些年就有人说过,大宗师.....就是生存在世间的怪物。他们的武道修为已经非人力所能对抗,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一个法子能够对付大宗师。”

                      “哦?”齐宁忙道:“什么法子?”

                      “对付大宗师,就只能是大宗师。”黎西公道:“除非有其他大宗师来阻止教主,否则黑莲教必然是血流成河。只是?#21482;嵊心?#20301;大宗师回来插手圣教的事情.....!”摇头叹道:“圣教这一场浩劫,已经是无法避免。”看着齐宁道:“侯爷,圣教大难临头,一旦.....教主陷入疯癫之时,没有任何?#22235;?#38459;止他的杀性,那时候的他也是六亲不?#24076;?#25152;?#38405;?#29616;在赶紧离开朝雾岭,走得越?#23545;?#22909;,永远也不要回来。”

                      齐宁皱眉道:“黎前辈,你伤势不轻,我带你去隐蔽的地方,先养好伤再说。”

                      黎西公摇摇头,微笑道:“不必了。圣教落得如今这个局面,老朽心灰意冷,就算活下去又能如何?便是死,老朽也只能死在这里,你不必管我,快走。”

                      “黎前辈,你万万不能有?#22235;?#22836;。”齐宁急道:“黑莲教的事情,已经无力回天,你留在这里,只能是.....只能是白白送死。你医术高超,活下去可以?#28982;?#26080;数人,又.....又何必非要.....!”

                      “我已经老了。”黎西公唏嘘道:“好在?#20992;?#36824;在,侯爷,老朽只拜托你一件事情,好好地照顾?#20992;?#22307;教这边发生的事情,千万莫要?#30431;?#30693;道,更不要......更不要?#30431;?#30693;道老朽是被教主所杀。”顿了一顿,才道:“若是可能,你.....你莫?#30431;?#22238;到西川。”说到此处,又是一阵剧烈的?#20154;浴?br />
                      齐宁心知那七转混元丹虽然药效惊人,但黎西公毕?#25925;?#20260;在大宗师之手,七转混元丹也不可能让他迅速?#25351;?#36807;来,能够缓解伤情已经是了不得。

                      齐宁轻抚黎西公后背,道:“黎前辈放心,唐姑娘那边,我一定会照顾好,只是.....你也不能留在这里,说什?#27425;?#20063;要带你下山。”不由分说,背起了黎西公便往山下去。

                      齐宁自然不想看到这位悬壶济世的绝代名医白白送死,虽然教主已经网开一面,可是如果黎西公再回头去见教主,那是必死无疑。

                      ----------------------------------------------------

                      ps:?#34892;弧?#24515;泪亦静”?#38376;?#21451;的盟主打?#20572;?#22810;谢你的支持,其实过完年后做了个小手术,但害怕说又拿这个做借口,也就一直不好说,手术在?#25351;?#20013;,我尽快回复正常更新。
                  18新利娱乐

                                                  曾道人什么时候出生 3d2019278期试机号后千禧分析 腾讯分分彩挂机不爆 韦博线上娱乐城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信息 cba山东天津 山东省快乐扑克3购买 今天快乐双彩170期开奖 七乐彩走势图彩吧助手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结果爱彩乐 王中王资料大全四肖中特 极速时时彩开奖器 广东彩票论坛 ag真人视讯有破解吗 黑龙江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