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引路宝镜
                      “走!”

                      方行一声沉喝,赤龙立刻闪电一般向着大阵窜去,而方行则紧紧盯着眼前空无一物,只有无尽黑烟弥漫的深渊?#22253;叮?#22312;他眼中,已经出现了两个符文,而那空无一物的前方,亦有道道灵光幻化了出来,其中一道死气弥漫的灵光,正迎头向他与赤龙翻转了过来。

                      “低三丈,左前方,冲过去!”

                      方行忽然沉喝,同时心里急想着要去的地方。

                      他若是单纯的吩咐,赤龙大概根本听?#24187;?#30333;,但他与赤龙心间自有隐约的联系,在他想到?#22235;?#20010;方向时,赤龙果然龙头一低,向着那个方向窜了过去,“嗖”的一声,进入了大阵,却没有触动到这太上道宫禁忌大阵的反噬,方行心里一喜,立刻又指定了新的方向。

                      一人一龙,势如闪电,趋退冲突,横越深渊,直向太上遗址冲去。

                      有阴阳神魔鉴可以鉴定八门,借机躲避死门及伤门,又有金丹八仆推算出来的大阵运转轨迹,来推敲生门所在,这冲入禁忌大阵之行,倒也有惊无险,很快进入了遗址范畴。

                      “轰……”

                      就在方行与赤龙冲出了最外围防御大阵时,耳边忽然有一个春雷也似的声音炸响。

                      “十仙?#22253;?#21448;如何,道统破灭又如何?”

                      “吾道不孤,吾道不寡,吾道亦不绝!”

                      “磨剑十万载,葬吾不死命,阻尔渡天关!”

                      “……”

                      幽幽荡荡,轰鸣回荡。

                      这声音直接轰入识海。震的人神魂皆麻,方行甚至都险些昏厥,急忙谨守心神,运转灵力镇守气血,不然他害怕自己会一脑袋?#36234;路?#30340;深渊了。不过余光瞥见,这等强横的神念冲击,赤龙似乎全无所觉,大脑袋还在茫然四顾,似乎是它灵识不全,感应不到。

                      他心下骇然。也幸亏自己是乘了赤龙进来的,不然的话,这会一定?#36234;?#28145;渊了。

                      那道道回响,似乎是一道?#24515;睿?#22312;这?#29616;?#19981;知回荡了多少年。修士进来,便能感应到。

                      这?#24515;?#20043;中,并无杀意,只是留下?#24515;?#20043;人太强,修为低的人,根本承受不住。

                      过了很?#33579;?#36825;?#24515;?#22238;荡之声,才渐渐低沉了下去。方行稳住气血,睁开眼来。

                      “呼,这里就是太上道宫遗址吗?”

                      四周一打量。方行知道自己已经进入?#35828;?#24180;那一门十仙、君临天下,曾经创下了无尽辉煌传说的太上道宫遗址,心间也?#34892;?#25353;捺不住的惊喜,然而一望之下,心间却?#34892;?#22833;落,却见自己所在。全无从三界山时看到的屋舍成片、仙风道蕴,所在。竟然是真的一片废墟。

                      地为焦土,一片死迹。全无生机。

                      殿为残垣,倾塌一侧,巨梁横折。

                      远处,香炉倾翻,道台瓦解,大地龟裂,像是经历过天翻地覆。

                      近处,焦尸白骨,断兵残器,仙植枯迹,一片毫无生机的死地。

                      “我们在三界山时看到的,乃是曾经的太上道宫,那场景亦是充满死气,应该是?#35828;?#20129;灵对当年那太上道宫的印象投影,而现实中的太上道宫,实际上早已毁了,说是连根拔起也不过份,这样的破地方,?#21482;?#33021;有什么宝贝?莲女说的道藏真的就在这里吗?”

                      方行皱起了眉头,狐疑的向四方打量。

                      周围安静的可怕,竟没有一点生响,冷不丁方行还以为自己已经聋了,?#21482;?#26159;无意之中进入了阴冥死域,见不得半点生气,?#20040;?#36196;龙左右打量,身上鳞甲交错碰撞的细微声响,以及它不时打喷嚏的声音,倒在提醒他这里除了自?#28023;?#36824;有其他的活物存在,不致孤独。

                      “不对,或许这里还真?#34892;?#38376;道……”

                      方行转念一想:“若这太上道宫真的化作了废墟,那?#21019;?#36947;宫之内飞出的红灯又是怎么回事?那红灯,确实可以减弱此间大阵的威力,且十?#19976;?#19968;盏,极有规律,不像是一片废墟里飞出来的,而且?#36864;?#36825;里是遗址,外围的防御大阵却还完整,便像是被人刻意布下……”

                      飞快的琢磨了一阵,方行便又跳了起来,决定先探上一探。

                      太上道?#24120;自?#23454;在深厚,曾经一门飞升十仙,简直便是强大到了极点。

                      如今虽然已经化作一片废墟,说不定也有一些门道留存下来,或许从里面捡上一件残兵,半卷经文,放到外界都是了不得的法宝与秘法呢,机缘或许就藏在废墟之?#23567;?br />
                      一边走,仔细打量,阴阳神魔鉴催动到了极致,已看到了不远处有大量混乱的禁制存在,显示着?#35828;?#32477;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或许一步踏错,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地域甚为广阔,方行举?#21051;?#26395;,竟尔看不到边际,似乎立身于天地?#34892;摹?br />
                      乍到?#35828;兀?#20182;甚至感觉?#34892;?#36855;茫起来,根本不知道该往哪走。

                      也就在此时,方行的贮物袋,轻轻颤动了一下,一团色交织的光华?#38378;?#20986;来,悬浮在空中,与此同时,宝镜上面,竟尔传出了一道苍老的神念,似乎在叹息,又似乎在叙述着某件事情:“十绝冥土藏仙机,三大造化授遗徒。通天路在九月起,道缘只在绝境生……”

                      随着声音响起来,那团光华在空中颤了?#35206;?#20284;乎是在确定方向,半晌之后,光华稳定了下来,轻悠悠在空中飘着,竟尔直向着左前方慢慢飘去,便似引路一般。

                      “恨天老祖宝镜?”

                      方行心下惊愕了一下,满腹都是惊疑。

                      宝镜自动?#27492;眨?#39134;出了贮物袋,五色光华交织,在前引路,?#30340;?#21069;所?#27425;?#20043;事。

                      而且上面传出来的神念波动,亦让他心间?#34892;?#38663;惊。

                      那番话里的意?#36857;?#26159;想说这冥土绝地,却蕴藏着?#19978;?#20043;机不成?

                      那所谓的三大造化,又是什么?

                      通天路,却又是什么?

                      方?#26032;?#33145;疑团,忍不住暗想:“这宝镜乃是恨天老祖留下来的,据传与归墟有关,更有人说它是惟一有希望离开归墟的宝贝,只是连大供奉都说不准它具体有什么作?#33579;?#21482;说我有可能进了归墟便会知道,说不定便应在此处,且不理会它的变化,跟着它看上一看……”

                      本身就是大胆,见到这诡异场景,心里也不惧,提起警惕,慢慢向前走去。

                      当然手里把黑色巨剑提了起来,心里想着,这铜镜要是有问题,就一剑劈碎了它!

                      铜镜无言,甚至像是没有灵性,但却飘飘摇摇,在前面引路。

                      方行细细留意四周,赫然现,这铜镜所引的道路,赫然是在这繁杂的地势之中,一条隐隐然通往遗迹深处的路径,就好像,一个原本?#22836;?#24120;熟悉太上道宫遗址路径的人,在这片已经辨不清方向的废墟上,熟门知路的带着方行一路向里,渐渐通往某个重要的地方……

                      随着越行越远,方行心里的疑惑感也越来越重,心间越的纳闷。

                      “难不成获得道藏就这么简单?”

                      方行觉得?#34892;?#19981;可?#23478;椋?#19981;大相信自己就因为一面无意中得来的铜镜便能如此顺利。

                      他可是牢牢记得大叔叔当年的教诲,想宰多肥的羊,就得用多大的劲!

                      “嗯?什么人!”

                      正行走间,方行目光一转,却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赫然站着两个人,看那动作,却似在拔?#24525;?#36208;一般,这一惊却是不小,“嗖”的一声便取出了黑色巨剑,目光冷冷盯在?#22235;?#20004;个人身上,与此同时,赤龙感受到他的惊意,颈间逆鳞跟着竖起,低吼?#23601;?br />
                      那飘浮在空中的铜镜,在方行停了下来之后,飘出去了丈远,然后也停了下来。(未完待续)

                      ps:今天中秋,祝大家合家幸福,身体健康,老鬼一个人在青岛过节,和我一样无法回家过节的朋友可以过来,好酒好?#33487;?#24453;,喝个一醉方休,哈哈!
                  18新利娱乐

                                                  7星彩复式兑奖计算器 31选7开奖结果今天福建 e球彩奖金表系列 浙江11选5走势图最80期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2019年香港开奖走势码 时时彩欢乐生肖 快速赛车计划规律 澳门葡京赌场21点 七星彩论谈 11选5每期7码必出五码 六肖中特不改料 体育彩票走势图排五 德甲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