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夢幻法師 > 第十八章 追隨神的意志,勝利將屬于我們!
                      楚扉月再一次來到光明教廷的大本營,那個叫什么圣彼得大教堂的占地面積很大的教堂的門口。燃文小說   w?ww.ranwena`com這一次,門口跌坐著的信徒戰士已經全部被轉移到了別的地方,不見了之前亂糟糟的樣子,雖說周圍的斷壁殘垣依然很多,但大體上的道路卻已經被清理了出來。

                      楚扉月在門口站了一會兒,也沒見有人來接待,估計是人們都在忙所以沒人有空過來搭理他?

                      居然沒有人來接待,那沒辦法,楚扉月就只能自己進去找人了。

                      走進了大教堂,楚扉月驚訝的發現原本寬敞的大禮堂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座到處都是忙碌著的身影的戰地醫院,所有的木質長椅都被挪到了靠墻的角落,內部的空當被清理出來之后,現在已經躺滿了因為之前的戰斗還有后來的高空墜物而受傷的傷員。

                      以及大量身穿白衣的女牧師、女護士,一些穿著神官長袍的人也穿插其中,身后跟著書記官,為每一位傷員斷定診療方案,似乎扮演著主任醫師的角色。

                      大禮堂中的所有人都在忙碌,只有楚扉月一個人干杵在大門口什么都沒有做,所以他十分的顯眼。再加上楚扉月的穿著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白袍子,這讓他和那些取藥上藥的護士看起來有點相似,所以很快就有人來找他的麻煩了。

                      這里說的找麻煩當然不是來找茬,而是有人在忙不過來的時候下意識的尋求幫助,看到旁邊正好有人閑著,而且那還是自己人,就會下意識的自己手頭的麻煩事給推出去,好減輕自己工作上的負擔。

                      楚扉月一臉懵逼的看著手里的繃帶,他剛剛領到的任務似乎是為這一整排都傷員更換被血浸透的繃帶,看那位護士大媽正在另一排熟練的拆繃帶纏繃帶楚扉月就猜這應該是牧師或者說是護士的基本技能之一。

                      可是楚扉月真的不會啊……讓他用魔法膠布把傷員的傷口粘起來固定住不讓傷口再裂開這個他還能做到,可如果是讓他纏這種浸過藥劑的實體繃帶,他真的是完全沒轍。

                      難道就這么扔這里不管么?看著護士大媽撅著臉盆大的屁股咬著牙滿頭汗水的在為傷員們包扎傷口,楚扉月實在有些不忍心就這么一走了之。都說勞動的人民是最美的,雖說護士大媽看起來比較……呃,那個,長相應該算是粗獷的吧,但她認真的樣子實在讓人說不出別的話來。

                      算了,想想別的辦法來把這件事糊弄過去吧。楚扉月仔細的觀察了護士大媽拆解和重新打緊繃帶的手部動作,在自己的腦袋里建立起了模型,然后用法師之手代替護士大媽的手指,模擬出了護士大媽剛剛給傷員們打繃帶時的樣子。

                      繃帶有好幾種互通的打法,對應著不同的位置,軀干的粗細也是必須要考慮進去的要點。幸好楚扉月可以用星幕帝晶來深度學習這個過程,否則他可能還得再磨蹭一段時間才能掌握這項技能。

                      嗯,學會了!雖然學會的人不是楚扉月而是星幕帝晶,不過反正動手的時候不虛就可以了。

                      掌握了如何打繃帶的技能后,楚扉月便開始繼續之前被護士大媽做了一半的工作。因為法師之手的靈活性,完全沒有手指粗細的限制,不管多么細的繩結都可以一穿而過,這一點哪怕是手指最靈巧的人比不上。因為法師之手的便利,原本大概需要三分鐘到五分鐘才能完成一個的為傷員更換繃帶工作在楚扉月這里只需要一分鐘,甚至可能連一分鐘都用不到就可以結束。

                      因為楚扉月的活躍,原本可能需要兩三個小時才能完成的傷員更換繃帶工作只花了不到半個小時就完成了。楚扉月甚至還跑到另一排幫護士大媽做完了剩余的工作,護士大媽在看楚扉月利索的指揮繃帶自己完成了綁扎之后,啪啪的拍了拍楚扉月的肩膀,一臉我很看好你的樣子說道:“小姑娘原來這么厲害啊,對了你是哪個修道院的修女,我怎么之前沒有見過你?”

                      楚扉月苦笑,這大媽還是沒看出來自己的衣服只是單純的白袍子,并不是什么修女服啊。

                      就在楚扉月打算說出真相時,不遠處突然有人扯著嗓子喊到:“漢默老媽,約拿神官喊你趕快過去,有個病人正在大出血!”

                      漢默老媽大概就是護士大媽的名字,因為她在聽到了這聲呼喊之后,臉色瞬間嚴肅起來。她的眼神犀利的像是準備狩獵地面上正在奔跑的兔子的鷹,快速的掃視了一圈此時正在大禮堂內忙碌的護士呢,突然一把抓住了楚扉月瘦弱的肩膀,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沒時間解釋了,就是你了,快點跟我走吧。”

                      護士大媽的手勁大的不可思議,楚扉月根本就沒反應過來的時間,直接就像是小雞崽子一樣被護士大媽拽著跑走了。楚扉月連忙搶上兩步,和護士大媽并肩前行。

                      “今天的傷員太多了,我們的人手嚴重不足。等把今天的事情捱過去,我給你寫推薦信,以你對繃帶的掌控力度,圣芒戈醫院絕對有你的一席之地。”

                      護士大媽喋喋不休著,腳下卻走得飛快。楚扉月不得不給自己施加了增加移動速度的風系魔法,不然想要跟上她可能還真的挺有難度。十幾秒鐘的時間,他們穿過了寬闊的大教堂,直接走進了一件可能是休息室的地方。不過這個時候,這間屋子里每個角落都掛著一個耀眼的光球,強行制造出了無影燈的效果。明亮的房間中,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人正在焦急的按壓著傷者的腹腔。可惜由于下方就是內臟,完全無法施力,反而還有可能會用力過度手掌按進傷口內部的顧慮,導致傷口噴血的速度完全沒有辦法被止住。

                      “快幫我從旁邊擠壓他的傷口,快!”醫者焦急的大叫道。護士大媽丟開了楚扉月,跑過去幫忙,但鮮血很快就同樣沾染了她的雙手,血止不住!

                      楚扉月注意到地上有一根三棱形狀的角鐵,上面還沾著血跡,大概傷者就是被這個兇器貫穿了傷者的腹腔,才讓他受到了這種隨時都有可能因為大出血而死的嚴重傷勢。

                      應該是在將這塊角鐵取出的過程中情況突然惡化的吧,如此巨大地異物確實是必須取出來的,可取出來之后伴隨而來的大出血同樣致命,如何處理兩者之間矛盾的關系需要考驗的是醫者的專業水平,但更多的還是要看患者自己的運氣到底怎么樣。運氣好異物雖然插進了身體卻恰好避開了重要的器官,運氣不好內臟已經被捅破造成了嚴重的內出血,一切都是有可能的。然而很顯然,面前的這位患者他的運氣并不是很好,角鐵在插入他的身體的同時也對他的臟器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就算不把角鐵拔除,角鐵那三棱形的凸邊一樣會制造大量的流血,如果不做些什么,代理死神不久之后就會出現,將他的靈魂接引走。

                      患者現在的大出血狀況已經糟糕到了無法壓制的情況,甚至他的身體已經開始出現了渾身抽搐的情況,肌肉也在開始變得僵硬。一分鐘或者更短,這就是他生命最后的倒計時。

                      情況已經刻不容緩,楚扉月有能力將這個生命從死神的手中搶回。這個世界又沒有什么生死簿,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什么的統統不存在。只要你不死,不管你活多久都沒有人會管你,所以生命的話,救回來一個就是一個,不會再跑了的。

                      楚扉月雖然感情日趨淡漠,但至少他還沒有冷血到眼睜睜的看著一條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流逝而無動于衷的程度。如果是發生在看不到的地方,那自然是沒有辦法,可這種就發生在眼皮子底下的事,楚扉月如果能幫的話還是很愿意幫助一下的。

                      “你們都閃開吧,讓我來。”楚扉月走上前去,法師之手用柔勁將醫者大叔護士大媽一起推到了一邊。隨后,他將自己的手掌按在了患者就好像小噴泉一樣再往外冒血的傷口上。

                      醫者和護士剛剛張開嘴,還沒等他們開口,就看到楚扉月的手上亮起了一團除了很明顯的亮色系之外,完全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顏色的光芒。在這團光芒的照耀下,傷患傷口中不斷涌出的血液被重新壓了回去,傷口也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朝向中央擠壓而閉合在一起。緊接著,就像是時間加速了流動一樣,原本可能需要幾個月才能愈合的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幾個呼吸間,恐怖的傷口就變成了一條小小的白色傷疤印記。

                      楚扉月將自己的手挪開,對旁邊已經完全傻掉了的醫者、護士還有旁邊幫忙的幾位助手揮了揮手,說道:“搞定了,抬下去吧。”

                      標題是毒奶粉里面奶媽放一覺時候的中文臺詞。

                      啊,直接傳上去來了,這更新時間有點尷尬……
                  18新利娱乐